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她是小妖精

2020-03-29 01:24:55


梅.飞雅利亚斯.伊雷利欧
精灵族女孩。
乔.薇.路易德
大猫族女孩。
里.肯贝鲁文格
人类男孩。
里与梅从小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对。

这次,愉快地结束《成人仪式》的里,向梅求婚,终于很成功地完成第一次做爱。

不过,里的喜悦才维持一下子而已。察觉出梅未成年的事,令里错愕不己。为什么呢?因为在里居住的城镇里,与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是相当严重的罪行……。

关于小妖精~

最初的小精灵<挪威话称为‘阿鲁布’>为北欧神话中登场的‘妖精’。

他们的大小约和人类一样,但跟我们平常所想像描绘的不大一样,,他们会以一种立刻就可以迷惑人类<特别是男性>的美貌出现。如今人们所相信的精灵形象,是根据语言教授---鲁金著作的小说‘戒指传奇’中所描绘的精灵,他们长的比人类高、瘦、白,而且能够长生不老。

MRX无责任瞎扯区

瞎扯又开始了,在‘我的她是小妖精’的前言介绍中所提到的‘戒指传奇’一书就是小弟想聊的对象,其英文全名为"The Lord Of The Ring",作者为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 在台湾的译名称为”魔戒之王”或”魔戒”,自认为是RPG迷的网友同好们,应该不能错过这篇RPG史上的名著,因为近代的纸上RPG、RPG小说、电脑RPG,均受到其深远的影响。J.R.R. Tolkien教授专攻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的历史语言,并收集了许多英国古老的民间传说,以其丰富的才学,融合了希腊、地中海塞尔特岛及北欧神话的诸般神话背景写成了多本神话故事作品,其中最为脍炙人口的就是这套魔戒之王,描写hobbit族传奇人物Frodo Baggins为摧毁魔戒所历经的冒险,书中人物众多,描述了许多神话中的种族、职业,每个人物内心人性的刻划,也在有趣的冒险情节中表现出来,配合着一段又一段的诗歌,可说是不逊于西游记的神话名著。

电脑游戏公司InterPlay公司曾将此巨著改编为游戏(小弟以前玩过,光它的树林迷宫就把小弟迷昏了...^_^*)...),音乐很不错,不过这己是大概七年以前的作品了。在台湾目前则由联经出版公司发行,书名”魔戒”,全套三大部共六册,不过由于译者大概不是RPG玩家,所以有些译名及专门术语可能与同好所熟悉的不太相同,看看英文原着对照之下会较为清楚。而在网路上只要在搜寻引擎如Yahoo上打入Tolkien即可查到许多相关的丰富资讯。玩RPG,想了解RPG发源的同好,不妨由此着手。以下摘录魔戒之王中大法师Gandalf对Frodo所述的精灵族古诗歌,这也是此书中楔子开头诗句,极为有名:


三枚戒指给天底下的小精灵国君, 七枚戒指给石厅中的小矮人之王,九枚戒指给注定免不了一死之人, 一枚戒指给黑暗中的黑大王--在那摩多的地方由一片魔影笼罩着。 这枚戒指发现了它们,并且掌管着它们, 这枚戒指带回了它们并将它们禁锢在黑暗之中。是呀!在那摩多地方由一片魔影笼罩着……。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  Seven for the Dwarf-lords in their halls of stoneNine for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 One for the Dark Lord on his dark throne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 One Ring to find them, One Ring to bring them all and in the darkness bind them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扯完了,看看正文吧...^_^...,全文共有八篇。

我喜欢一个女孩,很想立刻拥有她。不过这个女孩实际上却是-
“…在此,我们就依据古法,遵从伟大的《天、地、精灵诸神》盟约,宣布神的属下里.肯贝鲁文格为成人。”

”长老”以很虔诚的声音说着。在那一瞬间,我在心中呐喊:“成功!”我终于变成“大人”了。18岁生日后,就能进入成人世界,是这个仪式所代表的意义,也是我日夜盼望的。

我将递上来的成人御酒,接照惯例一饮而尽,并在将酒杯归还时行了一个礼。

此时由祭坛上传来一声“嗯!”的长叹。

“仪式总算结束了,真是松了一口气。我这把年纪还能穿上祭司服,可说是柑当幸运的事了!”

说完话,”长老”将头上沉重的冠状装饰品取下。因为在“长老会”担任会长,即使已年过90,仍然得为这个仪式操心。

虽然内心狂喜,但我却面无笑容(因为在仪式中若是笑出来,会被叱责),我只是跪在地板上,以严肃的态度继续聆听”长老”训话。

“里啊!从今天开始,你将被当成成人看待了,不过这并不表示你已长大了喔!从今以后你一定要更加努力的在社会大学求知,尊敬父母,尊敬师长……”

嗯,开始了。在重要的仪式中,”长老”训话是非常冗长的,但是若没有办法撑过这个阶段,就无法变成期待已久的“成人”,若不能变成成人的话,我…

“…不为非作歹,不乱怀疑别人,绝不以外表评断他人…”

我拼命压抑着焦躁不安的心情,也拼命的向《天、地、精灵诸神》祈梼,希望”长老”的训话能尽早结束。

“恭喜你!”

“我做到了!终于加入大人的行列了!”

经过一段冗长的训话后,仪式终于结束了。在走出会馆门口时,突然受到大批群众的祝褔,有父母、亲戚、朋友们—住在隔壁的伊雷利欧精灵夫妇也出现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

“恭喜你,里!”

一个娇小的女子突然从朋友群之中跑了出来,怀里环抱着象征祝褔的法林格花束。

那女孩一跑到我身边,就立刻将花束递上,并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亲。

突然间,我觉得胸口像打鼓般被猛烈撞击了一下。

她眯着眼、微笑的看着我,尖尖的耳朵竖起来,好像很高兴一样。

(梅……)

是的,她就是伊雷利欧的独生女,即和人类稍有不同的“精灵族”生物,也就是我所称的“小精灵”。她的年纪和我相同,有着两颗乌溜溜(不对,对于茶色的眼睛,应该说是褐溜溜吧!)的大眼睛,中等长度的金发和纤细的身材,清澈的声音,是一个开朗、健康可爱的女孩。

我从小就被她吸引。自人类族群与精灵族群和解后,想和人类积极交流的精灵们,遂逐渐搬到我们居住的城市或村庄里,现今已过了相当长的时间;由于想和人类结婚(也就是能够繁衍子孙),所以精灵们搬来的数目相当多,伊雷利欧先生一家就是在我3岁时搬到附近森林里的。

记得他们搬来时,我还被突然出现的精灵家族吓了一大跳。

他们的巨大房子好像由森林中的树木聚集而成,从里面走出来的是白皮肤尖耳朵的外国人,而最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家中有一个和我同年龄的“女儿”(第一眼看到她的那天黄昏,不知怎地,我害怕的哭了起来,并且慌慌张张的跑回家里)。

不过那只是刚开始而已,当他们和附近邻居来往之后,我和她很快就变成好朋友了。

她—梅,从此即和我一起成长;幼稚园在一起,小学也在一起,虽然她没有说出口,但我想她来到了我们人类的社会里,心中一定很不安,因此不论在上学、游戏或放学时,梅都紧紧地跟在我身边,所以朋友们常常将我们俩凑成一对。

至于我意识到她已是一位小女人时,是在我们进入高中的第二年(即去年)。

梅那时已结交了很多朋友,也被邀请加入排球社。社团的活动很忙,我们常常不能一起回家,在寂寞无聊下我开始瞎操心起来:“精灵能做激烈的运动吗?”于是有一天,我忍不住偷偷过去看她,躲在没人查觉到的地方眺望着;令我大失所望的是,梅居然和友人兴高采烈的玩着球,真令人沮丧!

就在这个时候—

(哇!)

梅因为流汗而紧贴在身上的运动服下摆,在晃动时不经意的将臀部露了出来。

虽然梅立刻以自然的动作将衣服拉上,但躲在暗处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我,被那样雪白、稚嫩、濡湿的臀部,引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欲,同时感到大腿间异常地鼓胀起来,于是我急急忙忙的跑进学校的厕所。

(回想起来,第一次让我“勃起”的女性好像是梅吧!)

从此以后,不论梅穿何种衣服,我都无法不注意到她的衣服底下,只是每次被她查觉后,我都得偷偷的将自己炽热的高昂处理掉。不过,第一次最激动,当时,简直像抓狂一样,连续爆发了三次以上。

梅跳着、笑着、耳朵动着。

(呜…梅—梅—)

就从那次开始,梅在我的生命中产生了特别意义。

“喂,里。你在想什么?”

在喧扰声中沉浸于回忆的我,被这样突如其来的话语拉回现实。抬头一看,原来梅正咕噜咕噜的转着茶色大眼睛盯着我瞧。

(哦!不要用那样的眼光看我—)

“喂,到对面和大家一起吃好料吧。走啊,快一点嘛!”

不知情的梅微笑着拉起我的手,由她手掌散发的微温,立即化成一股热气集中在我下部。

就在此时,我决定将数月前即开始考虑的计划付诸实行。

“哇!好久没有进来你的房间了。”

一进到我房间,梅就开口说。

“对啊!真的很久了。”

虽然捧着茶的手因为紧张而稍稍发抖,但我故作镇定的说。

梅毫不客气地坐在我的床上。今天她穿着绿色的上衣和对称的格子迷你裙,当她随便地往床上坐的一刹那,短裙往上翻起,露出了纤细洁白的大腿,看得我差点把杯子掉到地上。

“是啊。我记得最后一次进来是在小学五年级时,为了带你忘记了的家庭作业而来的,不过一下子就走了,不是吗?”

梅边说边眺望着窗外的景色,同时将双腿盘了起来,使我的视线不由得落在上面。

我的大腿间立刻热了起来。

(嗯…还、还要再忍耐一下。)

其实我邀梅到我房间,是为了跟她求婚。

在我的家乡,满18岁就能结婚、生孩子,当然为了养家活口,一定得找份工作,不过我已经决定在中学毕业后加入“市内自卫队”去当见习生,因此在结束了成人仪式后,打算立刻跟梅求婚。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就——

“呃,你现在有空吗?我有话想告诉你,可不可以来我家?”

当我确定我们的父母都不在家,立刻以笨拙的声音打电话邀梅。

“嗯,好啊!”

梅毫不迟疑地,以惯有的开朗口吻回答。

“你已经变成大人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好像愈来愈疏远了……”

我游移的思绪被她那忧心忡忡,而且好像很寂寞的声音打断了。

“不,不是那样。”

我直觉而飞快的回答,虽然我并不了解梅真正的意思。

“里,你是怎么了,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

注意到我的变化,梅歪着头,以不解的表情望着我。

(啊!好可爱…)

“不、不是那样!是、是啊!要不要喝杯艾尔茶,泡得很好喝哟!”

我死命地假装镇定,并将杯子递给她,不料这时…

“锵!”一声。

杯子自梅手中滑落到她上,茶水全部洒到她身上。

梅的胸部虽然不是挺大,不过湿透的衣服上清楚的浮现出两个优美的乳房形状。

“梅!”

我抱紧梅的身体,并将她压倒在床上。

“做、做什么,住手!”

或许因为太过突然,梅露出“不知如何反应才好”的表情,完全任我摆布。

我迫不及待的将梅的上衣脱掉,将头深埋进她娇嫩洁白的双乳之间,这个时候,梅仿佛才查觉到自己的立场。

“里,求求你住手!”

梅拼命的用手推开我。

“我好喜欢你喔!”我叫着。

“真的好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我用左手托住一用力就会折断般的小蛮腰,右手抚摸她光滑的乳房,如同作梦一样的喃喃说着。然而此时,我的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只是昏乱的想将倒在眼前的这个“女性”占为己有。

我开始亲吻梅的脖子,再含住她那如樱桃般小巧红嫩的乳尖,但是这样强迫性的爱抚,却完全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因此梅推开我身体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减弱,更没打算要停止。

我更加激动,开始不顾一切、粗暴的舔着她的乳房。

“好想和你结婚喔!”

我边舔着梅边发出呻吟般的嘟嚷。

就在这时,乌云将阳光遮住,房间顿时暗了起来,我突然不知为什么,将梅一把推倒,并压住她的手腕,使她的身体一下子无法动弹。

我开始将手强迫伸进梅的裙子里,并用中指插入她那尚未经男人触摸、温暖滑嫩的谷间。

就这样勉强地前后活动。

每动一下,手指就传来一阵微妙战栗的感觉。

渐渐的,手指触摸到她的花心。

由梅的口中发出可爱的喘息声。

我突然忍不住想看看梅的花谷。

“梅,求求你,让我看看。”

没有等到梅回答,我就将裙子连同内裤一起抓住,一口气脱到脚踝处。顿时,如同文字形容“青草色”般梅的花谷映入我的眼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梅的花谷竟如同初春的绿草般娇嫩。

(跟婴儿的头发一样稀疏,不过……)

看着看着,却发现自己已渐渐爱上它了。

(好漂亮哦!)

我不由得以颤抖的手指快速的爱抚梅的花谷,如此一来,就像树梢抽出新芽般,有股说不出的清香扑鼻而来。

这时我的耳边响起梅如同哭泣、又像喘息的的柔细呻吟声,于是我再次抚摸梅的花心,才发觉她的谷间已充满炽热的爱液。

(已经、已经无法再忍耐了!)

我粗鲁的脱下内裤,将另一个“自己”赤裸裸的暴露在梅的面前,尽管她发出近乎悲鸣的声音,我仍毫不犹豫的将去年开始就想入侵梅的它,一下子插入她的体内——

“嗯…啊…”

我开始慢慢地,疼惜的在梅的体内上下抽动。

时间到底经过多久,我已无法记忆,只知道我已经做了第六回了。

第一次的“爆发”,是在插入不久后发生的。

完全无法平息我内心汹涌的情欲。

于是第二次、第三次的“爆发”相继发生。

仍然不能让我的激情平稳下来。

等到第五次的“爆发”即将结束时,她已经不再痛苦,转而发出真正的喜悦之声了。

在第六次插入时,我突然注意到,原来梅的身体是那么柔软。

(现在我和梅已合为一体了。)

真的很感谢梅!

刚开始进入梅体内时,她扭曲着脸,仿佛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现在则好像心情很愉快的喘息着,那如同鸟啼般的美妙声音,使得我更加兴奋起来。

“嗯嗯…哦…哦…”

梅的喘息变急了,体内也在交合的同时喜悦地缠紧我。在不久前尚是少女的花径,虽有男性通过,仍是十分狭小美丽,这使我忍不住想要去折磨她。一想到这里,我的“分身”更是坚挺、炽热起来。

(啊!梅、梅…)

我不由得快速的抽动起来。

“嗯…啊啊…”

梅已经快要达到高潮了,因为她最敏感的性感带“耳朵”,突然“啪”一声一下子张开,并且开始抽抽慉慉地动了起来。

“啊…啊…”

(呼…啊!已达到顶点了!)

受不了的我,突然含住梅的耳朵吸吮着。

在那一瞬间-

“哟-”发出可爱叫声的梅已不行了。

接着我第六次的“爆发”也在梅体内迸射出来。

如同暴风雨后的宁静。

梅和我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玩味着激情后的余韵。外面的天色已黑,我无法窥知梅的表情,不过,已达成与梅结合心愿的我,心中感觉很踏实,认为就算因此而死也在所不惜。

“谢谢你!”

对于梅突如其来的话语,我想试着以身体语言来反应,但是因为太疲倦了,我只能以一声“啊?”来回答。

梅一点都没有生气,她悄悄的将手伸到我肩上。

“我,我若是要结婚的话,也想嫁给里。…我现在觉得好幸褔喔!”

“真的吗?”

“嗯!”

可是我的喜悦被梅接下来说的话打断了。

“不过,我请求你,要结婚请再等我5年,不、6年…”

“为什么、为什么呢?”

“是这样的。我们精灵比较晚成年,和人类一样的生长速度大约是到10岁左右,之后要成为大人,就非得要过了21岁生日不可。”

“哦,是这样啊!”

我一下子变得好气馁,突然间我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吓得我直冒冷汗。

“那、那,这么说来,你现在的年龄是-”

她好像有点害羞,不过却很清楚的告诉我:

“嗯,以人类的年龄而言,我大概还未成年吧!”

我一听,头部像受到重击般“轰”一声响。我的天!18岁的“成人”和未成年的小女孩做爱,这不正是犯了“淫行罪”吗?

在我所居住的城镇里,淫行罪是要判死刑或无期徒刑的,我觉得全身的血液正在倒流。

“如果让爸爸、妈妈知道的话,那多不好意思!所以要保密喔。若是保密的话一定不会被知道的,对吧?”

梅和平常一样以孩子气、开朗的口吻笑着说。但是,若是她怀孕了,那我-

(决不以外表评断他人。)

事到如今,我的脑海里才浮现出”长老”所说的话。

我伤透脑筋,却看到无精打采缩在一团的另一个“自己”正狠狠的瞪着我,我苦笑着。

PERHAPS=也许

“嗯-”

我和梅两个人站在微暗的房间,嘴唇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啊-里…”

梅轻轻的叫着我,两手绕到我背后,用力的抱紧我。

一下子,我和梅已全裸的倒在床上。

我抚摸着梅小巧的胸、腹、腰,以惯用的手法爱抚她洁白的肌肤,虽然技巧不是挺高超,但梅好像对每一次触摸都有感觉似的,不久之后,她的皮肤开始充血,呼吸也急促起来。

在这同时,梅的下腹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我朝梅那尚未浓密生长的稀薄青草丘微微的吹气,欣赏着被那气流所带出的形状;几周前才觉醒的花蕾在每次吹气时隐约的展露出来,是那么娇嫩诱人,我不由得伸手进去爱抚。

“里,里…快一点,我已…无法再忍耐了!”

在梅可爱且无法抑止的娇喘声中,我接触到她火热、湿润的眼睛,顿时,已经做好入侵准备的另一个“自我”更加勇猛而炽热的挺起,好像快崩裂般屹立着。在我执着的爱抚之下,她的花谷也已溢满稠密的爱液。

我粗暴的抬起梅纤细的腰,一下子就往花谷最深处长驱直入

“啊!”

梅如猫般弓起身体回应我。

如同蜜蜂迷恋花蜜一般,我贪婪地在梅的体内进出,虽然梅的花谷已充满爱液,但因花径还太窄,在我猛烈的撞击下,梅的入口好像要被刺穿了,不过满脸洋溢着愉悦的她,仿佛完全不在乎而任凭我行动。

我像变成猛兽般,腰干的动作愈来愈快速,由于冲刺过猛,梅开始发出痛苦的喘息,这反而使我的情欲更加高涨,脑子里完全忘记要对梅温柔一点。

“哦、哦、啊…”

介于痛苦和快乐之间,梅扭动着身体迎上来,我也配合着她的节奏,努力不懈的冲撞着她体内的最深处。

“梅、梅…我来了!”

一声呐喊,我迳自在梅体内爆发出来,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出高声叫喊的梅,也达到高潮。我将疲惫的她拉近,忘我地抱紧她的身体,并且躺在她小巧、洁白的胸前。

“梅,跟我结婚吧,我好喜欢你,我已经成年,可以结婚了。”

我抱紧梅那好像一用力就会折断的美丽身体,拼命的在她耳边嘟嚷着。但是梅却变魔术般的一下子由我手中溜走,并若无其事的回过头来,那张尚残存着稚气的脸庞露出笑容,尖尖的耳朵抽动了一下,说道:

“不过,里,我还未成年呢!”

(哇呜哇呜妈妈咪呀!)

(…)

就在这个时候我醒了。

看着天井,边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梅和我抱在一起的事,在我脑海里一再重复出现。

好久好久,我那噗通噗通乱跳的心才慢慢沉稳下来。

(南柯一梦嘛!)

藉由窗户空隙射进来的阳光,我看了一下枕边的时钟,嗯!差不多该起床准备上学了。

刚撑起上半身,突然涌上一阵疲劳感。

是作梦的关系让我睡得不好吧。可是身上的某一部份却仍如此勇猛有力,跟我疲倦的身体恰成反比。

(唉!会作那种梦,全是“你”不好。)

我气得一直瞪着“小弟弟”看。

吃完早餐刚换上制服,由玄关处传来爽朗的声音。

“早安,里。”

“唉呀,已经来了啊!里,快一点!”

妈妈急急忙忙的将我送出门,穿着洁白水手服的梅如同往常一般站在那儿。

“早、早安,梅!”

我把书包往上提,为了掩饰自己的难为情,于是嘎吱嘎吱地搔起头来。对于我这样奇怪的举动,她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

(是啊,刚才我所梦见、叫做梅的女孩,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搬到附近的森林里,现在身旁的女孩是我的青梅竹马,年龄和我相同,因此在法律上,应该是个出色、可以结婚的大人才对。)

“哎!里,我好高兴,因为再不久就要过生日,我们又朝着结婚的日子迈进一年了!”

我俩并肩走在平常上学的道路上,梅很高兴地如此告诉我。

我想她应该相当愉快吧,因为她那表达感情的“尖耳朵”从刚才开始就不停地动着。

(她是小精灵,由古老森林携家带眷的搬到我们城市的精灵族群,也是伊雷利欧家中的独生女。)

几个礼拜前完成了成人仪式的我,为了向她求婚而邀她到我家,然而由于我的性急,就在家里与她发生了梦想已久的第一次。当时她告诉我,精灵的成长比人类慢了许多;也就是说,即使实际的年龄是18岁,也还未发育完全,因此梅请求我等她到能够结婚为止。

但是我很焦急,因为在我们城市里与未成年的女孩发生性行为,是构成淫行罪的;最严重时会判死刑,最轻也是无期徒刑,因此即使梅极力掩饰这个事实,但如果她怀孕,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幸好三个礼拜之后,她的生理期来了,也让我松了一口气,不过在此之前的那段时间,我的心好像不是活着的,事实上,我好几次梦见独自在黑暗的房里,为不能与梅结婚而哭泣;不过,对我而言,在度过危机之后不能和她做爱的日子,才是苦不堪言;精灵的成人仪式是在21岁的生日,在此之前,若是连抱抱她也不可以的话,那么我会作刚才那样的梦也没啥好奇怪的,就像现在,我的“小弟弟”即在紧绷的裤裆里拼命的想要突破障碍而独立出来。

“真希望那天快点来临,我一定要将自己打扮成梦寐以求的模样。”

梅仍和往常一样,以天真无邪的口吻对我说,真不知她是否了解我的心事,这时,我拼命压抑着想将她推倒的冲动,继续装得很镇定的样子和她说话。

我们家附近有一座小森林,以前只有树木并排,也不知怎么回事,好几棵树木自然而然的合并在一起,形成了一间大房子,这就是梅的家。从学校回家后,我接到梅的邀约,急忙换下制服往她家跑去。

我像在后院散步般的往森林深处穿进去,走着走着,终于看见了梅,她身着以浓密绿色植物编成的精灵民族服饰,和爸爸伊雷利欧先生站在房子旁边。

“啊,里!”

认出我来的梅,很高兴的挥着手。

“梅-‘会话’中要集中精神。”

伊雷利欧先生以沉静的声音斥责她,他是个相当严格的人,和英俊的外表不大相称,而我总是不了解他们到底在修行什么。

“是。”

梅又老老实实的朝家的方向望去,接着闭上眼睛,一动也不动。

“真是的,梅虽然已经不小了,却仍像个小孩子一样,真拿她没办法;我很羡慕里君,因为你已经成为一个出色的大人,不论到哪里都不会丢脸了。”

伊雷利欧先生说了这些话后,对我微微笑,我的头上不由得冒出冷汗,我的肉体的确已变成大人了,可是内心却还是个小孩子。

不知不觉地,梅的周遭开始起变化,变立在她四周的几棵树本的枝叶开始发出微妙的声响。

“?”

在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我,不久后眼前开始出现不可思议的现象;简直像是有意识般,树本的枝干,同着梅一点一点地移动着,几分钟后,它们聚集在一起,将梅的身体包围起来,梅睁开眼睛,爱怜的伸出双手触摸叶片。

“好啦,今天的‘会话’到此为止;里在等你,去换衣服吧。”

说完话,伊雷利欧先生就朝森林外走去,梅微笑着,向逐渐四散的树枝挥挥手。

“喂!和草木的心灵交谈吗?”

“嗯,我们精灵族从以前就和植物友好的生存在一起,我们生活上所需的任何东西,都是由它们提供,所以我们也尽量去帮助它们,为了心灵能够相通,互相了解彼此的需求,因此要接受这样的训练。”

梅拿了一杯茶给我,并跟我说明刚刚所做的事;这里是梅的房间。和人类不太一样的是日用品很少,不过整个房间充满了原木屋那种浓郁的香味及清洁。

“经过了这样的训练,对草木的感觉会变得敏锐。啊!那朵花晒了太阳,现在的心情好像很好…类似这种情形。”

因为没有椅子,所以我只好坐在她床上,梅也毫无顾虑的坐在我身旁,咦!怎么搞的,浑身开始骚动。

“因此,这不仅是对草木有效而已;我的功力虽然还没到可以完全了解别人心事的程度,不过却已经能够渐渐了解亲人、爱人的感情或心情的变化哟!”

嗯,忍耐!忍耐!现在若是轻举妄动,或许一生都娶不到她了,忍耐啊!

“所以,我了解你现在的心情。”

梅的头靠到我肩上,身体贴近我,一阵阵清香透过接触的肌肤传了过来。快受不了,好痛苦!咦,梅现在在说什么?

“我要让你的心情平静下来。”

梅由床上下来,轻轻的坐在我面前可爱的脸庞看起来有点拘谨。

“梅、梅、你要做什么?”

我还没讲完,梅就将双手移向我牛仔裤的拉链,犹豫了一会儿后就往下拉,我突出膨胀的小弟弟立刻弹跳出来。

“唉哟,好大!”

或许是出乎意料,她露出很惊讶的表情,我不知如何应付这个突发状况,只是以颤抖的声音对梅说:

“梅,你真的要做吗?”

梅点点头。

“嗯,因为我了解你的心情,所以我想只有这样才能慰藉你;今天邀里来也是这个目的。”

梅湿润着双眼说。然后怯生生地以双手触摸我的命根子,我仍挣扎着说:

“但是,如果伊雷利欧先生回来的话…”

“别担心,爸爸出去工作,不会那么快回家。”

她的一句话,把我仅存的一丝理性完全打碎。

“里,我来了哟!”

梅柔软温暖的手掌,将我那充满饥渴性欲的本根包了起来,这种很像几周前粗暴地入侵她体内的感觉,将当时鲜明激烈的回忆一下子带进我脑海里。

(哇、哇、不行了!)

我的宝贝仅被梅的两手轻轻地上下搓揉就爆发出来了。幸运的是,浓稠的黏液飞过了梅的头,而没有失态的弄脏她的脸,然而我的小弟弟却依然矗立着,且比之前更硬挺,好像在等待这个可以完成欲望的好机会。

“对不起,梅,我…”

“没关系,来几次都可以。”

接着梅又再一次的用手将小弟弟包住。

之后,梅尽力爱抚着我,但是对于即使爆发几次,地无法消除插入欲望的小弟弟而言,…最后我竟然想说用嘴巴也行(其实,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但是…)

“梅、梅、好了,已经满足了!我现在就算不和你做也没有关系的。”

我在她耳边呢喃着,想停止她的行为,但是梅不肯,她很敏感的查觉到我内心深处某种强烈的愿望,而我正拼命的想将体内涌现的、占有她的这个恶魔制伏。

“原来是这样!”

梅突然站起来,接着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然后闭上眼睛,一动也不动。

不久后,树枝渐渐移动并伸进房间里,梅将它们引导至床的方向,令叶尖部份朝着我的小弟弟而来。

“耶、要做什么?”

“求求你,照我的话去做…”

一会儿,由叶尖涌出了树液,滴落到我的小弟弟上面,在确认树液已将之完全包住后,梅就让树枝回到外面去。

“嗯,这样应该就可以做爱了吧!”

“?”

此时,我才了解梅这样做的意思。原来她把树液当成保险套使用,的确,如此一来,不管做几次爱,梅也不会怀孕。

“原来如此!这个好像还蛮方便的。”

“这样,就能平息你的心情了吧!”

梅很高兴的说着,好像自己与植物的“会话”能够成功,比起和我做爱还令她快乐。

(是的,这样就能够和梅做渴望已久的事了!)

我完全不在乎梅的反应,满脑子只想到要和梅缠绵。

“早安-里。”

如同往常一样明朗的声音在玄关处响起,我勉强的在脸上挤出笑容,朝梅等待的地方走去。

“啊、梅…早安。”

“早安,快走吧!”

梅走在前面,好像此昨天更有精神;我则以比平常稍慢的步伐走着,尽量不让梅发现我的痛楚。

“再一个月就过生日了!真希望那天赶快到,我就能跟你要求梦想已久的礼物了。”

大概是认为我的心情已开朗起来了吧,梅的心情乱好的,但是,这次我是为了别的原因而感到痛苦的。

(痛、痛、哦!小弟弟好痛啊!)

是这样的。当时被浓稠的树液裹住的小弟弟和梅欢好,但在和她道别回到家后,突然开始发痒并产生强烈的痛楚,甚至痛得让我在地上打滚。

(梅没事吗?)

我不由得观察起梅的表情,不过梅看起来没有任何不适感。

(一定是精灵们对‘草木给予的东西’能产生免疫力吧,一定是这样!)

“里,下个月生日时,我会和父母暂时分开,到时我们好好的庆祝一下吧!”

梅展露笑颜,对着喘了口气的我说。

我无力的苦笑着,边搂着梅的肩边想着,在尚未找出解决办法之前,只好再忍耐一段时间吧。

梅与药与独角兽《前篇》

一个全身赤裸的小孩子,在森林里徘徊,脑中一片茫然。

在未知的世界里,找不到一个认识的人,到处是一片寂静,只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害怕的时候回头望,也看不到应该向前迎来的母亲。

他又再问了自己一次相同的问题。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来这儿做什么?做什么…

“喂、方程式的这个部份,代入变数是错误的。”

“喔,又来了!”

我敲着头。

“虽然做了好几次,却老在同一个地方出错…”

“你本来就不擅长代数嘛!”

坐在桌子对面的梅微微笑着,精灵族的表征‘尖尖的耳朵’不停的跳动。从小就一直吸引着我的,就是她那不可思议的天真浪漫及开朗的笑容。

﹝哈、真可爱。﹞

梅的笑颜,一如往常地让我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同时我的心中也涌上一阵沮丧。

﹝唉!若是梅早些成年,就能正大光明的和她做爱了。﹞

梅的房里只有我们两个在念书。我突然想到大约一个月前,和她在此缠绵的情景,顿时脑子里充满遐想,根本无法专心。

我们一直是青梅竹马,直到二个月前,我跟精灵族的梅求婚,又半强迫的与她发生第一次,当时若是以人类的年龄而言,她已经可以结婚了;想不到我后来才知道,因为精灵的生长速度较缓,所以她其实还未成年;此后一段时间我一直生活在若被发现会被判死刑或无期徒刑的恶梦里。幸好到目前为止,我已度过了梅怀孕的危机,只是强烈的欲念,老是让我好几次无法抑止的与梅相爱。

一个月前,当梅洞悉了我因无法与她做爱而感到痛苦后,曾用双手及嘴巴安慰我,但后来仍敌不过我的欲求,第二次和她发生关系:虽然因为她的机智,使用树木收集的树液来代替保险套,避免了怀孕的危险,不过我的内心似乎有一只大色狼,不断要求我和梅交合。﹝为什么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呢?﹞或许有人会说“那么想做的话,去买保险套不就得了。”但这是有困难的,保险套是有钱人才有资格享用的玩意儿,不仅很难买到,更是贵得离谱﹝以一盒三个装,用过即丢﹞来说,其价格是刚毕业大学生二个月的薪水,多贵啊!

至于先前所使用过的树液保险套,则因为事后会产生严重的发炎,在考虑到将来的后果后,也不敢再使用了。﹝与树木是朋友的精灵,不要紧吗?﹞结果,因为找不到任何有效的避孕方式,我又再苦闷的过了一个月。

“不过,里,就是因为你不擅长,所以更要好好复习,否则这次的考试可能达不到毕业的及格分数喔!”

“嗯!”

受到梅的告诫,我拼命的想将遐思赶走,再面对书本。梅因为知道我最近成续低落而非常担心,才特地陪我念书的;为了不让她再这么忧心,我打起精褅,将注意力集中在计算问题上。

但是我的努力,只维持了3分钟。

我叹了口气,尽量不让梅发现的抬起头来,梅那着淡绿色短上衣,小巧但丰盈的酥胸,一下子映入我的眼帘。霎时,已被我强抑住的遐想又飞奔而出,同时全身的血液开始集中在小弟弟上。

﹝嗯,身体发育得如此秀色可餐,但为什么还未成年呢?社会为什么如此不近情理呢?﹞

忿忿不平的情绪无处宣泄,我开始有点生气。

﹝也不是生气吧!都是你不好,才让我受苦,应该对梅尊重一些才对。﹞我偷瞄了牛仔裤里的小弟弟一眼、心里暗暗的骂着。

“怎么了?”

梅好似感应到我激动的情绪,很担心的问我。

“啊!没有、没什么啦!”

我慌慌张张的想打马虎眼。

但是梅却查觉了。

“你是不是又想要了呢?”

冷不防地被说中心事,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是这样啊…”

因为我的不说话,梅就更确信自己的感觉了。

她放下笔,然后一直看着我。

二人之间,开始充斥着不自然的沉默。

“…”

﹝嗯,不行,梅的眼睛看起来并没有很认真…﹞

我无法忍受沉默,想要开口跟她赔罪,就在这时—“对不起!”

“耶?”

梅比我早一步开口,我错失发言的良机了。

“因为我的生长很慢,至今还未成年,若和我相好的话,你就会成为罪犯了,所以总是让你一直忍耐…”

“…”

梅闭上嘴,四周的空气开始沉重起来。

我的胸口一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梅没有必要道歉的!﹞

﹝梅不应该负这个责任的!﹞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

对梅的种种想法,在脑海里浮现又消失,我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这样的心情,只好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这么一来,梅反而不好意思的避开我的眼睛,在我对面重新坐好,然后以很小的声音说:“要做吗?”

“什么?”

“做爱也没关系喔!”

“耶?”

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毛病。真的,我连作梦也没想到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爸爸和妈妈去参加长老会聚会,晚上很晚才会回来,所以现在做的话没有人会发现,不过请你要守密哟!”

“但是,今天什么准备也没有,如果怀孕的话…”

事后想起来,觉得有点愚蠢,不过当时已经动摇心意的我,只是很老实的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那没问题,因为已有准备,所以从今天开始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应该不会有小孩。”

梅神情不变,静静的说。

“‘有准备’是什么意思?”

我很讶异的反问她。

梅很害羞的站了起来,由后面墙壁、树木眼节上的小架,拿出一个小瓶子。

“住在隔壁村子里,同族的老奶奶给我这种药…”

我往瓶子里一看,发现有一些粉红色的药丸。

“这是什么?”

“精灵族的秘方。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比,伊鲁》”

“?”

“只要吃一粒,十天内都可避孕。这和一般的药不同,是聚集了精灵的力量,所以对身体无害,我想,如果有这个的话,就可以安心做爱了。”

“!!”

看我露出惊讶的表情,梅故意向我作鬼脸。

“嘿、嘿、嘿,事实上,我为了随时都可以和你相爱,所以早就先吃好几颗了!”

“…”

我陷入了一种矛盾的情绪里,当然梅的大胆作为是吓我一跳,但若由她平常的举动看来,这倒也不足以大惊小怪;我只是因为可以马上和梅做爱而得到快乐,心中产生了一种感情的质疑,我不能确定这样做是否妥当,这种恐惧令我犹豫不安。

单纯满足自己的身体欲望其实很简单。到现在为止,已有二次蹂躏她的痛苦经验,然而心里仍充满期待;我虽然拥有18岁的身心,但梅还是个小女孩,如果不尊重她的心情,即使勉强与她结合也算强迫,这样子梅未免太可怜了吧!

﹝是呀,即使是她好意要这样做!﹞

我发现,只有在互相认可之后再做,才能维持我基本的男性自尊。

下定决心后,我用双手将梅交叠在桌上的手包覆起来。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梅的肩膀在微微的颤抖。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包住梅的双手充满了力量。

虽然梅的举动看起是那么明显,但实际上,我想她也相当紧张。

突然之间,我的情欲充沛得令人难以忍受,我决定好好爱怜她。

“让我来引导她吧!”

我用力握紧梅的手说着。

“谢谢!”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话来,我只是默默地、牢牢地握住她的双手。

那小孩不知不觉的走向树木稀疏的明亮之处。

故乡的森林,在遥远且不明方向的地方,但是,他现在却有一种回到故乡的感觉;已经回家了,已感觉不出任何危险的讯息。

“哟,那是什么啊?”

没想到在身后突然发出声响,小孩慌张的往身后看去,原来是用二只脚走路,称为人的生物,正指着小孩的方向跟他同伴说着。

“平静一点了吗?”

“嗯!”

她将我的手抓着,放在脸颊旁轻轻磨擦,嘴角浮现笑容说:“我这样做对你是有帮助的,因为我可以感受到你的情绪,所以若是你的心情不好,我的心情也会变差;只是你都不告诉我,而把心事放在自己心中,让我很困扰,不知如何是好,这次和你做的这件事,是我认真考虑后所作的决定!”

“…”

“在我们精灵族,表现爱情的方式有很多,所以对于做爱就较不热衷;由于寿命很长,因此没有必要急着生小孩,到最后,连做爱这件事也被当成尽义务而已,真抱歉。”

原来如此。我这么想的时候,梅突然抬起头。

“不过,里…”

悔慌张的又附上一些话,只是看起来很害羞。

“其实,我在和你做爱的时候,是感到非常幸褔的。”

说了这些话后,梅双颊腓红的低下头。

“我知道。”

我用手轻拨梅的浏海,轻吻着她美白的额头。

“嗯…”

梅发出微微的喘息声,我压抑住强烈的兴奋感,慢慢的来回轻抚她那头美丽的金发。

﹝要轻柔一点,不可以让梅感到不安。﹞

我缓缓的移到她身边,抱着她线条优美的肩膀,接着,将她上衣的钮扣一个一个解开,这时我看到了桌上的那罐药,心中浮现出一个疑问,于是我脱口而出:

“这种药可以随便给小孩子吗?”

“很简单嘛!我就说和人类结婚的姐姐想要啊!”

梅以一贯恶作剧的口吻说着。

那天,在我们城镇的广场上,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一个远离了出生的森林故乡的小孩,徘徊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为了远离人类,逃到我们居住的城镇了。

那小孩如同受到神明祝褔般,纯洁无瑕的存在着,一般人类无法用语言与他交谈,要和他说话的人,也一定得是纯洁无瑕般的存在。

小孩逃得有点累了,于是在广场中央大树旁停了下来:即使知道四周有很多人类包围着,一时之间他也无计可施。

小孩只是像跟不在身边的母亲求助般,开始不断的低声呻吟:

″救救我!

我想要回家!

妈妈,救救我!″

“嗯…嗯…”

梅坐在我的膝盖上,水汪汪的双眼朝下望并发出低低的声音,她敞开的胸部仅围了一条绑紧的布条,我心疼的搓揉着她被捆住的美白乳房。

“梅!”

我压抑着想要立刻侵犯梅的冲动,静静地继续爱抚她。

不久后,梅用手圈住我的脖子,将上半身的重量放在我身上,炽热的呼吸掠过耳边,我不由得加重摆在梅胸前双手的力量。

“哦!”

梅立刻就有反应,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感到自己的脑中一片空白。

“啊、啊,里…”.她仿佛抵受不住般的将两手绕到我背后,紧绑住的布条掉落在地上,柔嫩健康的双丘害羞她在我手中更添红润,我兴奋得乱了呼吸,开始用手将梅的裙子拉链慢慢拉下。

虽然梅的花径已经我二次侵入,却仍像少女般湿润闪亮,我悄悄地用嘴合住她胸前的樱桃并温柔的用手指轻抚她的花蕾。

这时她的身体突然雀跃的跳动起来。

﹝真是可人—这么惹人爱的女孩从今起就要变成我的人了,真令人无法相信,我好幸褔喔!﹞

“里,里!”

“梅—”

我的手掌迅速被梅的爱液沾满,梅抬起水汪汪的双眼望着我。

我将裤子脱下,好不容易才脱身的小弟弟一下子耸立在空中,我将梅纤细的腰托起来,对准坚挺的本根轻缓的进入。

“—”

梅的表情开始扭曲,她的体重加上我顶入的力量,小弟弟开始慢慢的插进她的体内,梅的花径仍如处女般紧窄,在我的坚持及她不断流出的爱液冲击下,花径迅速的变得畅通。

“嗯,嗯,啊!”

我的男根完完全全进入她的里面,梅将至今为止,一再忍耐的声音一下子释放出来。

“来了哟,梅!”

我等梅的呼吸平稳下来后,又将梅的腰、脚上抬圈住我,然后吸一口气,一股作气地让欲望发泄出来。

“啊—太棒了…”

我的本根,就这样在梅的花林里穿穿梭梭,每动一下,她的耳朵就小幅度的上下跳动着,梅好像从未想过由这种体位来交合,那种充满迷惑和快乐的表情映入我眼里,令我更兴奋。

我那火热的肉柱激烈的博动着,开始微妙地与梅心跳的节奏相同,我已到达忍耐的极限,马上就到尽头了,因此我决定再给她第二次的高潮喜悦—

“嗯、嗯,梅,全都给你了!”

我将储存了一个月的爱欲浓稠液体,在梅的体内尽情吐露,那样猛烈的攻势,令梅的身体不禁哆哆嗦嗦地颤抖起来,就在这时候—

“梅,你在里面吗?”

敞开的窗口外,突然传入了梅父亲—伊雷利欧先生的声音,我和梅都吓了一跳,抱紧彼此的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伊雷利欧先生不是应该在傍晚后才会回来吗?为什么这么早?﹞

“很抱歉,虽然你和里正在用功,但是请听我说—”

“是、是的,爸爸!”

梅由窗口探出脸,以若无其事的表情回答伊雷利欧先生,同时不慌不忙的将上衣的钮扣扣上,我悄悄地将裤子拉起来,尽可能的不发出声响。

“有紧急状况发生了!请立刻更换仪式用的服装。”

“紧急状况?”

“是的,有只由古老森林迷失的独角兽出现了!”

所谓的独角兽,是传说中居住在从太古时代就存在的原始森林里的生物,长得与马很像,大概都是纯白色,额头上长着一根美丽的角,他们非常稀少,几乎是神圣的存在着,极少出现在其他生物居住的领域里,而且若要与他们交流沟通,一定要某种特别的存在,那就是—

“这只独角兽还是个小孩子,或许因为神通力量来源的角折断了吧,已失去了正常的感觉,目前的状况很危险;梅,我来叫你,就是想要你将这只年幼的独角兽引回原始森林去,你明白吗?”

在那一瞬间,我有种全身血液被抽光的感觉。

梅一边更换仪式用的服装,一边小声的对我说:

“里,怎么办?”

是啊,为了与独角兽交流沟通,必须是个纯洁无瑕的童女,也就是说一定要是个处女。

﹝怎么办?﹞

我和梅的脸都苍白起来。

梅与药与独角兽《后篇》

小孩很害怕,也很困扰。

为什么我的周遭有这么多人呢?

为什么妈妈不来接我呢?

对于脑中一片空白,茫然的徘徊在一个不知名地方的小孩而言,只有矗立在身旁这棵像极了故乡的大树,才能带给它一点慰藉。

如果一直待在这里,或许我会死吧?这种不安,开始在心中蔓延。

空气开始流动了。

周围有一部份人慢慢骚动起来。

小孩吓了一跳,于是抬起头来,发现有一个散发出令人怀念的故乡香味的女性在附近。

″耶?这个女性…″

好几十个人聚集在镇里的广场上,围成了一个大圈圈,看起来简直就像全镇的人都来了;我在圈子里一边担心,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广场内发生的一切。

梅站在前面,她穿着精灵族特有的服装背对着我。这个金发美少女是我的青梅竹马,我的‘恋人’﹝这个称呼好像有些令人不好意思﹞,是由古老森林来的精灵族少女。

“可以了吗?梅。记得沉着一点,静静的说,绝对不要吓到它。没问题的,只要是你,一定可以和它说话。”

伊雷利欧先生站在梅身旁,像是在鼓励紧张的女儿般温柔的微笑着说;但是,梅的表情僵硬,嘴巴紧紧的抿住,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广场中央大树下的那一只白色独角兽。

“梅…”

担心到受不了的我,不由得冲出来叫她,这么一来,梅好像是下定决心般,用坚毅的眼神看我一眼,勉强地在嘴角挤出笑容说:

“里,只得做做看了!”

梅那悲壮的表情,让我的心中感到一阵痛楚。

独角兽除了自己种族之外,只能接受纯洁无瑕的存在。像人类或精灵这种有男女性别的生物,也只有未接受过男人精气的纯洁童女,才能敞开它的心灵,与它沟通;但是,梅已经和我做过三次了,因此独角兽根本不可能和她说话的。

‘啊!好棒!’

那个时候,我和梅正在她房里热烈的做爱。虽然原本是真的为了考试而来的,不过一见到梅,我的欲念就控制不住;但是,这次很意外的是梅主动要求,她因为查觉到我的忍耐已到极限,所以事先向邻村的老婆婆要来了避孕秘方。

我回应着梅体贴的心意,努力压抑着生理上的欲火,尽量让她感到安心的,温柔地爱抚她。

梅靠着窗边坐下,我将她的腰举起,慢慢地把我的宝贝插入;梅炙热的内壁,宛如处女般将我的男根紧紧缠住,我的快感一阵阵袭来,忍不住在她体内猛烈上下抽动。

‘嗯,啊!’

﹝来、来了!﹞

不久已到达极限的我,正将火烫的精气尽情地释放在梅的体内时—

‘梅,你在里面吗?’

应该是到城里参加聚会,很晚才会到家的伊雷利欧先生,突然在窗外叫着。

‘有紧急惰况发生,请你立刻换上仪式用的服装。’

‘紧急情况?’

‘是的。有只由古老森林迷失的《独角兽》出现了。’

“为什么一定要梅来让独角兽孩子回家呢?”

在前往广场途中,我不由得如此问伊雷利欧先生。说极端一点,若是只要处女的话,许多人都有与独角兽交流的资格﹝虽然严格说来,有很多细微的条件﹞因此,梅不做也没关系吧!我自己任意下着结论。

伊雷利欧先生为略显紧张的表情中浮现出微笑,他跟我做了慎重的说明:“问得好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1106-0102:20硬上老板的女儿
点击:8609-0502:04兄妹淫情
点击:7004-2519:50顶楼上的强奸
点击:9011-2001:30家庭野战
点击:17911-2802:42边电话边激情
点击:1505-3001:45美少女篮球员的轮奸盛宴
点击:806-0102:20喜欢被调教的女人
点击:1205-3101:09高潮的诱惑
点击:705-1602:05冰山美人也风骚
点击:11604-0519:48小婷婷的爱1
点击:1205-3100:57女友小雪之VR寝取
点击:11612-0201:06同学阿琳与学姐阿姿
点击:1206-0201:00那一晚操了极品陌生女人
点击:10812-0201:05小慧大学的春假
点击:1005-3001:42结婚前她把第一次给了我
点击:8611-0212:11与六位女同学一起爱
点击:7604-0419:55美少女调教06
点击:3902-0801:02糖糖暑假打工被硬上
点击:9411-3000:05公主胯下的丫环们
点击:906-0102:17我与性感姐姐的浴室激情
点击:905-1602:14超正的女网友
点击:11111-2802:44我是如何让14岁小姨子陪我上床的
点击:9812-2117:31妹妹你真好色!
点击:10704-0201:44妈咪的短衬裤
点击:18602-1301:35甜儿好甜
点击:31704-2800:17淫乱医师玩弄母女
点击:706-0200:58上了帅哥的女友
点击:806-0102:19老师你的头顶有点绿
点击:905-3100:53一次三P的记录
点击:1006-0200:58斗罗之神界青楼
我的她是小妖精,宜昌美女上门服务微信,宜昌哪里买裸钻,宜昌人力资源培训机构,宜昌人体彩绘,宜昌人体摄影
宜昌美女上门服务微信-是一个以图片和视频介绍成人影视男人爱看的动作片激情做爱,超级乱仑家庭,寡妇的美穴的网站,宜昌美女上门服务微信,男人都爱成人影视上的内容。
TOP反馈